李鈺之 王麗 劉德華 何丹
   “陽光檢務直通車”到鄉鎮
  近日,記者來到四川省蒼溪縣永寧鎮一間綠蔭環抱的農舍里,村民何大姐正在做午飯。伴隨著鍋鏟翻飛的碰撞聲,屋外樹杈上掛的“村村通”大喇叭開始了這一天的第二次播音,這個時段播放的是“檢察之聲”,內容是如何向檢察機關舉報犯罪,播音員使用的是當地方言。
  這是巴山蜀水的一處尋常景象,也是四川省檢務公開試點工作的一個小片段。
  讓公平正義的陽光普照每一個角落
  蒼溪縣隸屬川北山區的廣元市,該市為集中連片貧困地區,農業人口占全市人口的80%。兩年前,當廣元市檢察院檢察長張樹壯在鄉鎮調研時,發現仍有近半數群眾不知檢察院為何物。
  這種情況讓檢察幹警感到意外,也迫使他們開始思考:如何才能讓每一名群眾瞭解檢察工作,讓公平正義的陽光普照包括山區在內的每一個角落呢?2013年,在四川省推進深化檢務公開試點工作中,廣元市檢察院被確定為試點單位之一。藉此機遇,該院將拓展檢務公開覆蓋範圍作為著力點,借助各種手段將檢察知識、法律知識送到群眾身邊,在農村的“村村通”廣播上設立“檢察之聲”廣播時段即是其中之一。
  “針對不同受眾,我們採取不同的服務方式。”張樹壯向記者介紹,該市檢察機關在城市社區、學校、酒店放置陽光檢務觸摸屏,方便市民、旅客瞭解檢察職能和典型案例、查詢相關法律文書和案件辦理進度;依托派駐鄉鎮檢察室,將“陽光檢務直通車”開進廣大農村,檢察官走進田間地頭,道一聲老鄉,拉一段家常,解決他們的法律難題。
  把案件信息公開作為檢務公開核心來推進
  今年2月13日,四川省檢察院官網發佈了網站改版後的第一條案件信息:四川省公安廳治安總隊原副總隊長李榮飈涉嫌受賄被立案偵查。一夜之間,這條消息就被各大門戶網站紛紛轉載,該院網站瀏覽量陡然提升,這讓網站管理人員感到既興奮又惴惴不安。
  對於這種情況,四川省檢察院副檢察長朱晚林是這樣認為的:“案件信息是群眾最關心、與群眾關係最密切的,也應該是檢務公開的重點之一。我省的檢務公開試點工作應將案件信息的公開作為中心工作來推進,堅持‘以公開為原則、以不公開為例外’,探索擴大公開案件內容範圍,同時註意避免個人信息的不當泄露。”
  現在,無論是打開成都市、廣元市、眉山市等試點地區檢察機關的門戶網站,還是走進這些檢察院的檢務接待大廳點擊檢務信息觸摸屏,都能發現“案件信息”欄目被放在最顯著的位置。這些信息大致可分為兩類:一種是審查起訴案件、審查逮捕案件、職務犯罪偵查案件的辦理進度,另一種是起訴書及不捕、不訴、不立案決定書等終結性法律文書。
  檢務公開倒逼辦案質量提高
  6月28日,記者在採訪眉山市東坡區檢察院檢察長李群時,他被一個申訴電話“拖”住了足足半小時。
  李群向記者坦言,自從包括他在內的檢察幹警的手機號碼向社會公佈後,接到的群眾電話多了十幾倍。“這隻是檢務公開後帶來的一個小小的變化,更多的變化還體現在幹警的執法能力水平的提高上,體現在案件的公開公正辦理上。”李群說。
  反貪幹警老趙過去經常被替“犯事的人”說情的親朋好友搞得焦頭爛額。如今好了,再有人來說情,老趙就會說:“網上都掛著呢,誰敢玩貓膩。”來人一般都會啞口無言,悻悻而歸。“身為檢察官,誰不想辦鐵案?我們從心眼裡支持檢務公開,這樣腰桿也能更直。”老趙告訴記者。
  全國政協委員施傑認為:“檢務公開實際上是檢察機關給自己編籠子,是一種倒逼。因為‘司法產品’的質量難以實現標準化,但檢務公開就是將‘司法產品’交給社會審查和驗收,有利於‘司法產品’的優化提升。”
  朱晚林對“編籠子”這樣解釋:“我們常說的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里,這個籠子就是公權力的邊界。公權力不僅不能超出這個邊界,還要置於群眾的眼前,經得起圍觀。”  (原標題:四川:讓群眾“圍觀”執法辦案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qu68qubugi 的頭像
qu68qubugi

科蘭

qu68qubug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